1066.发作(1 / 2)

“定生、子方,你们听说了吗?”郑芝龙向内库敬献金花银50万两的消息,让南京上下人等这才明白过来,朱由崧为什么会突然晋封郑芝龙为南安伯的,但上述冲击尚未过去,另一个更令他们瞠目结舌的小道新闻开始在南京城内流传起来。“郑飞黄接下来会每年向内廷缴纳三十五万两金花银的供奉,今上因此准备晋封其为南安侯、后军都督府左都督、琼州水师总兵官、佩靖海将军印、领上方剑、世镇琼州。”

一年35万两银子,而且是年年交,这让陈贞慧、顾杲等人恨得牙根痒痒,是的,郑芝龙有钱干什么交内库,这钱交给他们花,他们不一样替郑芝龙办的妥妥当当的,现在倒好,完全便宜了朱由崧了。

所以气急败坏的某人,听罢之后,便大骂起来:“堂堂皇帝,公然鬻官卖爵,这是亡国的征兆啊,不行,我们决不能坐看国事败坏,走,我们一起去执政大臣家请愿,一定阻止了这桩丑闻。”

陈贞慧这么一闹,侯方域、冒辟疆、顾杲、吴应箕等人便意气风发的赶往高弘图的府邸请愿,然而在陈贞慧等人串联的时候,朱由崧正因为此事在九五飞龙殿召见大学士、六部尚书和都察院左右都御史。

“朕的确是在鬻官卖爵,之前号集义勇是鬻官卖爵,现在封郑芝龙为侯爵、永镇琼州是鬻官卖爵,但卿等想过没有,朕为什么要鬻官卖爵。”朱由崧的目光落在高弘图头上。“高先生,你兼着户部,你跟诸卿说说,国库里有多少钱?”

高弘图苦笑道:“今年夏赋秋税都还没有收上来,去年的税银全部解送北京,现在都落入流寇之手了,南都国库里仅有一千三百多两银子;若不是陛下拨了一百万两的内帑,连陛下御极后的赏赐都发不下去。”

高弘图随即补充道:“根据户部的估算,今年全部税收都能如期收上来的话,也就是四百四十万两上下,但按往年惯例,能收八成已经是顶了天了,这么算来今年能拿到手的,就是三百五十到三百六十万两;但云贵川及湘粤桂预计一年要各给五十万两的军费、江北四镇一年预计要两百万两,山东河南那边预计要给八十万两,这就三百八十万两;而且给湘粤桂的军费还不包括宁南伯索要的一百万两······”

言情小说吧免费阅读

高弘图的话让在场人哑口无言、心情沉重,此时就听朱由崧言道:“这个时候,谁给朕一百万两,朕当然不吝封他一个侯爵,这是什么,这也是军功,没钱,前线能打仗吗?百官能养家糊口吗?卿等以为联虏平寇,虏不要岁币款金吗?不鬻官卖爵,难不成再加三饷?把江南百姓也逼得造反了吗?亦或是,加征船税、商税?”

加征三饷,在场的官员们是有能力将负担转移给老百姓的,但加征船税、商税,那可是要割各地士绅的肉了,这是东林党人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就算是再觉得不爽,在场的大明高层也只能承认朱由崧做的漂亮。

也就只有吏部尚书张慎言出于本部门的利益出列反对道:“臣,以为,陛下治理天下,不应该是全凭权谋小术,应该遵循正道,譬如国用不足,当行节俭,而非暴敛开源。”

朱由崧冷然的对张慎言说道:“卿是说朕不该这个时候修紫禁城吗?那朕就问问张卿,恪贞仁寿皇后来南京后住哪里?皇后,诸妃来南京住哪里?朕的皇子皇女们已经是成家的岁数了,还要让他们等多久再成亲呢?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朕自己家里都顾不上,又何以推行至天下?是不是到时候,卿等又可以指责朕对恪贞仁寿皇后不孝、坐视其长期流寓淮安了?”

最新小说: 全家穿越后,我靠种田暴富了 授徒无限顿悟:请小师叔飞升 人族有毒,刚飞升就被隔离 魔尊别装了,魔妃她有读心术 三国之献帝兴汉 三国:佛系谋士,被曹操偷看书信 玄幻:我的宗门怎么成了荒古禁地 秦功 重生之甜宠小公主 首辅大人手把手教我如何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