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文学 > 武侠仙侠 > 剑道圣路 > 第十九章 下山捉妖

第十九章 下山捉妖(1 / 2)

方果的伤本来是伤到脏腑元气了,还好心音的药还算对症。经过一晚的调息,伤情算是稳住了。就是有时胡思乱想,差点让他走火入魔。还好也是两百年修行过来的高僧了,定力还是有点的,只是耽误了疗伤效果。降妖伏魔弄出来这么个结果,自己也连连叹气。

此时的雨已经停了,他站起身来,提了一口气感觉还行。就是他现在不敢提纵滑行了,这样他回京城长洛的路就要长了。他大概算了一下,昨天他大概追了一个半时辰左右,能跑出五百里左右。可是现在让他走回这五百里,可不是一个半时辰能做到了。就算一天能走百里,也得五天才能回到京城长洛。只是希望这几天,边走边能尽快恢复伤势吧!就这样,方果慢慢向京城长洛走着。

这时京城里,玄策正在朝堂上跟良帝汇报情况。当良帝听到玄策和凭空冒出来的大德高僧,都不是那狐妖的对手,心中甚是惊讶。他随即决定让玄策赶紧传讯师门派人支援,然后让玄策去寻那个叫方果的和尚,别让人家孤军奋战。万一有事对空悬寺也不好交代。自己这边赶紧修书一封,让人快马加鞭送到五仙派,请师尊派人下山帮忙。他倒不是信不过岐华派的实力,就是觉得自己的师门如果能有人下山,自己心里底气更足些,这也是人之常情。

这边玄策出去后,很快就找到了还在边走边疗伤的方果。听说事情经过后,心中唏嘘不已,心想这个狐妖还真不是滥杀无辜之辈。而且这番行事风格属实光明磊落,胜过人间多少伪君子啊!他们暂时回到京城搜界坊落脚,等待支援。

又过了几天,五仙山上布道真人,收到快马加鞭送来的书信。看完书信,布道久久没有表态。他心里想妖狐乱世,距上次妖魔乱道已经过去千百年了,这千百年来的平静就这样要被打破了吗?虽然妖狐事出有因,可这事就不该做。相对这些没有修行的人间百姓和生灵来讲,他们这些山上的修行者,都算是道外之人了。天地大道是不允许这些修行有成的道外之人,干预人间道的是是非非。人间功过对错,自有大道自然记录推衍,因果报应今生来世都有可能。道外之人一律不得仗着道法神通擅自干预。一旦干预,首先就是由他们这些人间道的守护者进行惩戒。如果他们这些人间道的守护者处理不来,那就会引来天雷的干预了,最厉害的天雷则由三清亲自下发。

琢磨了一会儿,他又想起千年前的一段往事。一只修行了几百年的四尾妖狐的往事,这又是千年过来了。如果那只被空悬寺僧人动了恻隐之心,放了的妖狐还在的话,现在恐怕应该修行到七尾神狐的境界了吧!如果这两只妖狐有些联系,这事还真不好办呢!这次派谁下山,就要好好研究一下了。

第二天,布道真人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决定让至人峰的一南跑这一趟。一是一南的至人峰无事,至人峰无弟子修行;二是一南的境界足够,就算真对上那只七尾神狐,问题也不大。只是这个人情寡淡的大弟子,杀伐果决这有点让他担心,本来布道真人是很同情这只妖狐的。按他的本意,顶多斩掉她两只尾巴,留她性命施以惩戒就可以了。要是这个大弟子去了,结果就不好说了。不过也没办法,现在就他闲着,境界也高出去比较放心。所以布道盘腿做好,用心音传讯给一南。这心音传讯距离不能远,而且到了乾元镜才可能做到十里左右的范围。

过了一会儿得到传讯的一南,来到了道坊的二楼。上来施礼拜见后,布道让他拿个蒲团坐在对面。布道把良帝的书信递给一南看,他等到一南看过后,问他说:“你意下如何?”

一南把书信放好后,严肃的说:“弟子认为妖狐违反大道规则,擅自乱我人间道,当诛之。”

布道皱了一下眉,他就料到这个弟子会给出这个答案,布道耐心的说:“施以惩戒吧!罪不至死。”

一南听完据理力争的说:“如果只是惩戒,不足以起到的震慑的作用。其他妖魔以后难免效仿,杀了十几条人命仅仅惩戒一二,徒儿认为不妥。千年前的妖魔乱道的事情就是教训,望师尊三思不要过于仁慈。”

布道就知道这个徒弟认死理,有时不知道变通,布道还得继续说:“你还记得‘夫兵者,不祥之器’这一篇吗?道,光靠武力打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连一个狐妖都知道适可而止,杀伐有度。你我这号称正统的修道之人,难道就忘了吗?”

一南仍然不服气,他就是觉得,道祖之言固然有他的权威性和道理,但也得根据实际情况出发。一南看看师尊说:“师尊我只想说,有时我们不能以宽政,治急世之民。再说那狐妖杀的是良昊天的哥哥。我不是说他的哥哥就是高人一等,万物平等也是我的想法。只是人间的真正的治理者是他们,如果他们的威信得到挑战,那么人间乱的会更快。我们常讲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现在蚁穴出现就要赶快扼住源头。而且力度要大,快刀斩乱麻。而且十几条人命,不算是杀伐有度了吧?”

一南说完这些,看师尊没说话也没表情,好像在思索。所以他继续说:“维护人间要用人间道的方法,我觉得不能用我们的道强加下去。”

布道刚刚确实在听,这种论道是他们师徒之间常有的事情,所以一南才敢直言不讳。布道听到一南的这一番言论,深知是有些道理的,但就是有些偏执了。但自己这个徒弟就是这么个执拗的性格,认准的东西会一直坚持下去。布道又想了一下说:“这件事,为师准备派你下山,帮助梁昊天解决。以你的修为,对付那只五尾妖狐富富有余,我不担心。只不过千年前还曾有一只妖狐留在人间,按照修行进度算,现在差不多该是七尾神狐了。那样你们的实力就在伯仲之间,如果遇到他,你要小心。”

一南听师父暂时回避刚刚的问题,说起准备让他下山处理此事,心中挺高兴,好久没下山了,顺便也游历一下。想到这里他回答说:“是!师尊定不辱使命。”

布道接着说:“你的话我想过了,不无道理,那边还得看一下这个人间帝王的决定。你我就暂时不要争论了。”顿了一下又说:“我现在说的话,是代表五仙派掌教之言,你听好了。”

一南一听师尊这么说,赶紧伏地拜倒说:“弟子接法旨。”

布道这时显得格外威严,只听他说:“下山后配合良昊天处理好此次事件,可以按他的旨意行事。若能有变通,我不允许你多造杀孽,维护人间可以用人间的方法。但你别忘了,你也是修道之人,妖狐此次情有可原。如果可以,断其三尾将其发放北冥妖界,禁锢在那里不得有误。如若是因你个人决断擅杀此妖,我以掌教之名逐你出师门。”

一南听完说道:“弟子接法旨。”然后重新坐好。

布道这时又正经严肃的说:“人间道用人间方法是没错,但不应该是你修道之人的决断。如果是良帝这样决断了,我没有异议。如果是你擅自决断,就按我刚刚说的办吧!”

一南想了想这回没有反驳,因为这次师尊说的好像是对的。并且是按照法旨的方式下达的,是不可抗拒的。有时候认死理的人,用这种方法也是最管用的。就像一南一样,掌教法旨就是最大的理,接了就会坚决执行,可以不为问什么。

然后布道继续说:“如果良昊天问我的意思,就把我刚刚说的一字别落说给他听就行了。其他的我不想多发表意见,让他自己看着办吧!”

一南听完说:“是!”

布道若有心事的想了一会儿,因为他想让陆云跟着一南下山走这一遭。让他锻炼一下长长见识,但他现在境界太低,根本就是一南的累赘。就脚程这块就很难办,修行进入晖阳境后是能御风而行的。陆云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根本就不行。另外这个一南也是太孤僻,向来孑立独行。如果让陆云跟着,估计他是不乐意的。

布道还是跟一南说:“这次下山,把你小师弟陆云带着吧!”

一南一听没言语,想了一下说:“师尊,小师弟境界太低,也御不了风,跟上我都难,要我怎么带?”

布道说:“御风无妨,我刚刚想了很久了,这个我来解决。现在这种事件真的不多,机会难得。而且这次事情规模比较小,危险不高,所以让他跟着你吧!”

说完起身走向左面的房间,从里面拿出一个紫色的长条木盒。递给一南,一南很恭敬的接了过来。只听布道说:“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一南抽开上面的木盖,看到里面是一道金色的符。不由得暗暗吃惊,他是认识的。这是一张品级最高的金箔御风符。一南明白了,是让小师弟带上御风符跟上他。

布道说:“御风咒你会,就由你教他吧!”

一南一看师父真是下血本啊!这御风符的来历他是知道的。是当年师尊用一颗天基丸和一颗地基丸,跟岐华派掌教换的这么一张。金箔材质虽然黄金打造,但这不是最金贵的。最金贵的是画这张符的人和所消耗的修为。此符是竹贤真人花费七天时间画成,最后以消耗修为一年的代价制成。此符可以保证让一个凡人,可以在御风咒的配合下,御风飞行。每次可以使用四十九天。最厉害的是只要不破损,还可以重复使用,不过需要重新接受日精月华的滋养三年。

这御风符使用时,得配合五仙派的御风咒。这张符就是给修行不到晖阳境的修行者准备的。像五仙派一南这种晖阳境的人,只要口念御风咒直接就可以了。岐华派这种以符箓见长的门派,到了晖阳境直接凌空画一道御风符就行了。其他门派到了相似的境界,都是有自己的办法和法门的。

为了这张符,布道当年也是拿出一颗天基丸和一颗地基丸,可以说代价貌似比竹贤真人还要大些。这两颗道门药丸,用了大量的天材地宝不说,而且每颗都要炼制九九八十一天,每颗都是极其珍贵的。普通人服用后,直接可打造出适合修行的半仙之体,像陆云可直接踏入修行境界凤初境一层天。

一南想到这里没再说什么,师尊连竹贤掌教真人的御风符都拿出来了,自己再去推三阻四,就有点目无尊长了。

布道接着嘱咐说:“让他御风跟着就行,与人斗法时或者有危险的时候,让他御风躲远点。”

一南答应道:“请师尊放心,不会让他有事的。”

布道“嗯”了一声说:“小水灵也会跟着的,天水你操心的就不多了。他现在虽然修行不高,但绝对可以自保,而且脚程比你还要快,他现在缩地百里就是一眨眼间的工夫。如果他要是躲在陆云身上,也可以一起御风而行。”

一南听到这个真有点惊讶,他问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境界应该还没到琴心境吧?”

布道解释了一下说:“水元素精灵,有水脉处就可以借水而走,这个是精灵得天独厚的本事,不能按境界算。现在境界低所以只能百里,如果再高些,凡是有水脉运行的地方瞬间就到。”

天地精灵太少,记载也不是很多,所以一南并不了解。听完师尊的解释也是啧啧称奇。

布道继续介绍一些情况说:“他现在御水的本事也有些小成,可以凭空打造一个三丈多长的水雾地带。有水的地方,可以简单控水进行攻击和防守了。具体的你自己慢慢发现吧!”

一南的个性除了对自己和师尊感兴趣外,对其他还真没有多少他在意。今天之后可能会多一个小水灵,但也不会长久,所以他只是点点头。

布道一看没什么太多要嘱咐的了。就让他先回去了。随后他通知大弟子一明。让陆云和小水灵来一下。因为这里与庶人峰相隔很远,以陆云现在的修为。也得走上一个时辰。要是水灵自己来。自然不在话下,瞬间即到,可他还是愿意跟着陆云一起来。

一个多时辰后,陆云与小水灵上了二楼。到了楼上,布道依然让他们两个坐到了对面。布道待他们坐好后说:“这次叫你们两个来,是有事让你们跟着你们五师兄下山一趟。”

陆云和小水灵一听可以下山。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但转念一想是跟着五师兄。又不是那么特别高兴了,不敢表露出来忍着,听着师父继续说。

布道继续说:“这次下山,一切都得听你们师兄的。京城长洛出现一只狐妖乱世,把你那个皇帝师兄的哥哥一家都给杀死了。”说到这里布道把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陆云听完,感觉那只狐妖做的可以理解。小水灵跟他心意相通,两人这时想法也是一样的。陆云疑惑的问布道真人说:“师父您常说宇宙万物皆平等,如果是这样,我觉得那个狐妖做的没什么过分的。那德王一家是挺可恨的,常年猎杀狐狸供自己享用,人家来报仇没什么错啊!”

布道点点头,但他补充说道:“从这个角度上说是没有错,但错在不该她出手替天行道。可能我以前没跟你们讲过,现在跟你们两个正式说一下。我们这些修行中人,一旦进入修真凤初境后就是道外之人。道外之人是不可以利用仙法神通,干预人间大道是非的。”

陆云问了一句说:“师父大道那么大,我们怎么又成了道外之人了?”

布道耐心解释说:“这相对寻常人与寻常生灵而言的。他们这些生灵,遵循正常的自然法则繁衍生息,他们不会神通术法,也没有延年益寿之法。你说相对他们,我们算不算道外之人?”

陆云想了想说:“这么说来还真是不一样。”

布道点点头继续说:“如果我们这些人,去人间卖弄神通法术,任意干涉人间正常的自然法则,大道轮回,会怎么样?”

陆云这下就明白了,他随口答道:“那就乱套了。”

然后他又问:“那这些狐狸就可以白白死掉吗?人家来报仇也不行吗?”

布道听陆云这么问,有点出乎意料,学道也是三四年的人了,这点没想明白吗?

不过他没有发作,耐着性子说:“天理循环,自然有大道适时赏罚,不得由道外之人强行干预。就说那些枉死的狐狸吧!这些都会由大道记录在案,杀他们的相关人也都会记录在案。死掉的下世轮回自然有大道补偿。作孽的人有可能直接影响到本世报应,也有可能报应在六道轮回,这么说你可明白了?”

陆云瞬间焕然大悟,其实这个如果不讲,按照这么多年的修行来说,他也会自己想明白的。只是一时间觉得那些狐狸死的可怜,狐妖做的也合情合理,所以从情感上偏向狐妖,这才没想那么透彻。

陆云想通所有关节,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只是问布道真人说:“师父,那你让师兄怎么处理这只狐妖啊?”

布道叹了口气说:“这个得看你那个皇帝师兄的了,估计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死的是他们皇室成员。这个德王我也是认识的,为人虽然蛮横了些,但过分的事没做过。平日里也积极拥护你这个师兄,也为中原朝庭出了不少力。所以这事你这个师兄想来不会善了,一是皇族权威神圣不可侵犯,二是从私人情感上也是要追究到底的。”

陆云惊呼道:“那只狐妖定死无疑了?”

布道面有凝重说:“如果真是这样,我也没有好的办法。我只是嘱咐你师兄,如果有机会断她几尾,把她驱逐到北妖界,让她永世不得踏入中原。但也不是你师兄能完全做主的事,只能看天命了。”

陆云不解的问:“这个是什么道?我那皇帝师兄非得这样吗?如果真杀了,这样他不会受大道责罚吗?公平吗?”

布道说:“人间大道内,人的气运要胜于其他生灵。更何况作为中原人间道的真正维护者,气运更是远胜这些普通生灵的。简单说十只狐狸的命,也赶不上一个德王的命。德王活着可以为维护人间道,做更大的贡献。而十只狐狸,却对人间道运转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从这个角度上说,用一只狐妖的命来赔,完全是公平的,甚至还有点不够。毕竟人家满门直系血脉都没了,其实做的还是过了。”

陆云听完这个解释,心里好受多了,同情之心少了不少。想想德王一家人和那么多护卫死的惨状。瞬间又觉得那只狐妖确实过分了。

陆云又想起一个问题,他又问:“师父你所说的北妖界又是什么地方啊?”

最新小说: 真千金是通关大佬 鬼司 逍遥无间 退圈后带着环保系统回家种地 我渣了狐狸精魔尊 俏美总裁赖上我 洪荒之人族血史 偃甲术修仙记 咸鱼不想打打杀杀[穿书] 女配改修无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