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文学 > 武侠仙侠 > 剑道圣路 > 第十二章 路遇怪事

第十二章 路遇怪事(1 / 2)

过了一个时辰后,陆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想翻身但稍一用力,屁股就传来的疼痛感,他龇牙咧嘴没再敢动。趴着抬起下巴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满地狼和猴子的尸体。另外也发现两条腿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看着两条宽松的黑色麻布裤子,陆云已经知道是布道真人来了。这几天所有的紧张情绪一下松了下来,但是他却不想跟布道真人说话。三四天来的生死经历,使他稍稍有一点怨恨布道真人。虽然这一切是自己答应下来要做的,可是此时此刻就是说不出来委屈。不知不觉泪水不听话的流了满脸。他不想在布道真人面前丢人,他挪动右手准备擦一下眼泪,但是刚刚想抬手,右肩旁又传来肌肉撕裂的痛感。索性算了,强行让自己的泪水不往下流。也不说话把头放在地上转到一边去。

这些都被布道看在眼里,搞得自己刚刚非常不错的心情一下郁闷起来。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要经历这些,确实难为他了。要是自己的师尊看到这一切是否会责怪自己呢?

布道蹲了下来,检查了一下陆云的伤势。屁股那边刚刚上完药,他没再动。然后他检查了陆云的右肩,右肩的伤口又裂开了,渗出血来。布道拿出药给他敷好,然后拿出一颗丹丸送到陆云嘴边说:“吃了它。”

陆云张开嘴,咽了下去只是还是不想不说话。

这时小水灵从陆云身体跳出来,跳出来见到布道十分惊喜,然后表情又委屈起来说:“你怎么才来啊?陆云差点死了,再说你不是说就一只巨狼吗?怎么这么多?”

布道叹了口气说:“这点是我没预料到的,世事无常瞬息万变是难以捉摸的。”

接着又说:“前几天我就感知到事情有变,可是山里有事没走开,想来本就是留给你们的事情,你们应该能应付到我回来。我们本来约定山外见的,因为有变我昨天晚上赶回来到这里,只是并没有露面想看看你们两个的能耐。”

小水灵晃着蓝色的小脑袋不满的说:“差点没看死我们!这下你满意了?”

布道知道小水灵在讥讽他,但还是不气不恼的答了一句:“满意了,还给我了很多惊喜。”

这时陆云趴着始终没动,也没有劝阻小水灵的讥讽之言。等他们说完了,陆云有气无力开口说道:“道长真人,我求你一件事可以吗?”

布道叹了口气说:“不想走了是吗?”布道作为一个陆地神仙,天地大道瞬息万变虽然不能尽在心中。但是这点洞察人心的本事还是有的。他知道陆云要说什么,所以直接反问回去。

陆云没力气点头只是说:“是的!我不想跟你走了,我家里有爹娘和谷菱等着我呢!我不想哪天死在什么地方,仙道机缘我不想要了。”

小水灵一听陆云这么说刚开始是没想到有些疑虑,不过略做思索挺高兴。他觉得真不应该出去了,自己在小村子几百年都是平安快活的,哪像这几天打生打死的吓死个人。

布道真人没有失望也没有生气,耐着性子问他:“如果我跟你说,这次出来并不只是学道修仙呢?你跟我走有可能会能够很好的保护你们村子呢?”

陆云一愣这些是之前他没想到的,他问:“保护我们村子?”

布道说:“是啊!”也没再隐瞒,把前因后果一一道出。然后说:“你哥为了能争取这些,把所有的东西都舍弃了,他的代价比你们陆家老祖还要大啊!”

陆云似懂非懂的又有些情绪激动的问:“我哥是那么厉害的的神仙,他自己不能做吗?为什么要我啊?我只是个孩子,我什么都不会啊!”说完又是一阵委屈,泪又开始流起来。

布道真人无奈的解释说:“就算你哥是太上道尊都不能随便做什么!他们是道的守护者执行人。天道某些衍化在我们看来是灾难,但是在天界的他们看来,只是道的自然运行法则而已。我们看到是人命高高在上,他们看到的世间万物没有任何高低之分,一根草跟一条人命没有任何区别。”

叹了口气接着说:“他们只是道的执行人而已,如果他们凭着一己之私随便干预人间事,那么是对天地大道的徇私枉法。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哥才付出那么多,要是能做他何苦难为自己的弟弟啊?”

陆云听着这些似乎跟天书一样的道理,听懂了一些。没再做声心中有万千思绪,需要他静静的理清楚。

布道也没再往下说,起身来到那头巨狼的尸体前。对着巨狼的尸体鞠躬行了个礼,然后伸出右手掌平摊开,这时只见狼嘴张开里面飘出一颗黄豆粒大小的白色珠子。水灵很好奇的跑过来说:“这就是你说的内丹?”

布道说:“是的!这颗给你了,奖励你这次能够拼死与陆云并肩作战。你少的那两年道行,只要你吸收了这颗内丹都会长回来的,另外还会多长三年,也就是说这颗内丹可以帮你增长五年修行。”

咋一听水灵很高兴,可是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趴着的陆云,他有点舍不得说:“还是给陆云吧!他比我更需要。”

布道说:“你拿着吧!这不是他的机缘,你不用谦让是你机缘你就收着。”

小水灵眼睛一亮说:“真的?”

布道说:“真的,你每天修行之时,把它放在手掌上即可,七七四十九天后,可以完全吸收掉。届时你就会看到,这颗内丹暗淡无光,如同一颗白色石头一样。”

小水灵一扫所有阴霾高兴的说:“好,记住了。对了我怎么感觉在陆云身体里很舒服呢?陆云也感觉很好,为什么啊?就是因为我们两个命理相近的原因吗?”

布道点点头说:“就是这样,会让你们彼此修行收益,但是只要没相连增益不多。”

小水灵说:“我知道了,只是陆云不愿意跟我相连,他说我们两人至少有一个活着不能都没了。”

“嗯!是想给他爹娘留个人吧!是个孝顺的孩子!”布道自问自答着。

他们两个的谈话陆云都听到了,特别是小水灵得到了一颗可以增长他五年修行的内丹,这个是陆云最高兴的。他一时间感觉这几天所受的所有危险与伤痛都值了。随即也想通了,回去是回不去了,不说还有使命。就算没有这些,他觉得回去也没法跟他的爹交待。他爹心心念念让自己出来,自己就这么回去了,实属说不过去。

心结解开的陆云跟布道说:“道长真人,我这个姿势太难受了,我什么时候能好啊!”

布道感觉到陆云的情绪好了不少,听这么一问再看看他趴在地上不敢动的姿势后感觉有点好笑。随即布道说:“屁股的伤口有点深,貌似还伤到了骨头确实有些重啊!晚上给你换一次药,加上我给你吃的药丸,明天早上你能勉强翻翻身吧!要想走路还得等一两天吧,彻底完好如初七天左右吧!”

陆云悻悻然的说:“你把放树上吧,我感觉趴在树上能比这个姿势好些。”

布道笑了笑走过去很小心的把陆云抱起来,脚一点地身体高高纵起也没用借力,直接跳到陆云这几天待的那棵树枝上。陆云待了几天了,所以这里比较光滑能舒服一些。

上来后陆云对着布道真人说:“谢谢道长。”

布道知道他的心结完全打开了笑呵呵的说:“你不委屈了就行了,自不必谢我。”

这时小水灵跳了过来,问陆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陆云说:“还是很疼了,还有姿势太难受了。”

小水灵看他这个姿势也觉得好笑。但没敢表现出来,跑到布道面前问道:“道长真人你为什么要给那只狼尸体行礼啊?他折磨我们很惨的,再说你这么大个神仙给他行礼干嘛?”

布道解释道:“其实它所做的这些何尝不是有它自己的道呢?只是他的道太小了,将来会因为它一己之私破坏大道平衡,所以没办法必须杀了它。但我也对此表示尊敬,我的礼是敬道。”

小水灵觉得有道理又不完全认同,既然它的是不好的,为什么要敬?这点它搞不懂,但也懒得纠缠下去。不再言语,几天都不得安宁,今天布道真人来了,他终于可以放松了,所以跑到一边捧着那颗珠子开始打坐修行起来。

过了一会儿到了正午时分,布道打开陆云的包裹找出干粮,把小水灵叫来,让他喂陆云吃点东西。就这样他们在这里整整休息了三天,陆云才能下地走路比预计的迟了一天,但恢复的要好些,然后三个人又开启了征程。

过去的三天里布道真人传授给陆云一套《五仙天地真诀》虽然不能坐起来修行,但这几天却把口诀背的滚瓜烂熟。这套《五仙天地真诀》跟教给陆伟和陆老祖教小水灵那套都不一样。陆伟那套是非常基础的修行之法,人人都可以练习。路老祖教小水灵那套又是另一种比较适合天地灵物的修炼吐纳之法。而这套《五仙天地真诀》是正宗的修真法门,只有进入凤初境后才能修行。布道真人把每一句口诀都跟陆云做了解释。还告诉陆云,从现在开始就进入真正的道家修真境地了。也把陆云现在已经进入凤初境一层天的事情也跟他说了。

他们现在仍然每天只走半天的路,下午陆云继续练拳。只是为了照顾还未曾痊愈的陆云,少了对战拆招环节。今天等到了晚上,陆云第一次盘腿打坐进入修行状态。布道在一边提醒他说:“道家修真打坐的目的是为了同天地沟通,坐地观天引气。”然后进一步解释道:“以地为根,以心观天,以身为媒介引动天地灵气进入体内,以五脏六腑为丹炉炼化灵气。最后修行人体内也会节丹,甚至会孕育元婴。”

陆云悟性不错也是因为孩子心地纯、良质朴、杂念不多的原因,所以很快就入定了。然后,布道又跟小水灵说:“他入定修炼的时候,你不要进入他体内,一旦进入他所汇集引入的天地灵气很容易被你吸收。他等于为你做嫁衣,基本没什么修行效果。”

小水灵微微有些差异,这跟他想的不一样。不过还是说:“哦!知道了。我不进就是。”

布道紧接着解释说:“如果你们命理相连后,你们可以一起打坐修行,这样可以得到天地灵气的双倍回赠。而且不会被分配掉。现在不行,现在只有在你融入他体内时才会感觉有些彼此增补。打坐修炼时还不能进,如果进入也确实有增补但是那是对你而言。你是天地灵物基本上进入体内的灵气都会被你吸收掉。”

说完他示意自己也要打坐入定了,让他也自行修炼。听完布道真人的解释小水灵才释怀,也去一边乖乖修炼起来。

就这样,这段时间布道真人边教两人边慢慢往山林外走,很快半个月过去了,三个人终于走出这座山林。出了山开始有路了,又走了一程看见了山村。陆云与小水灵第一次看见别的山村和村民,但没什么特别的。衣着打扮跟自己村里的人有些区别但不是很大,居住的比自己的村子密集些。其他也都差不多。最让他跟小水灵感觉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见到布道真人时都很恭敬,布道真人也一一回礼。当他们傍晚时分走到村南头的时候,其实这已经是这个小村庄的尽头了。到了最后面,有一家破落的院子好像很久没人住了。可是这家院子却引起了布道的注意,他驻足观看了一会儿。陆云与小水灵也停下来。但看布道认真的神色没敢问为什么。这时正好有一个村民挑柴从南边回来,看样子是准备进村回家了。布道见有村民过来,赶紧过去施礼问道:“这位小哥儿,贫道有礼了!”这位年龄的不大的村民见是一位道长在行礼打招呼,赶紧放下肩上的柴禾回礼说:“仙长多礼了,请问有何事叫住在下?”

布道指了一下眼前这户人家问道:“请问这家住的是什么人啊?”

村民说:“这家人早就不在这里住了,以前就是一个孤僻的老汉,也不跟谁打交道。前些年来了一个游历四方的道士,据说跟着道士走了再也没回来。”

布道听到这里心里有数了,然后连忙答谢说:“有劳小哥儿了。”

村民连忙说“不谢!”随后挑着柴禾向村里走去了。

见村民走远,陆云实在是忍不住好奇的问:“这家您认识?”

布道摇摇头说:“不认识!这家有个假活人,今晚我们不走了要处理一下。”

陆云一听假活人几个字有点懵懵,活人还有假的?

小水灵见四周没人,露出了身形也凑过来好奇的问:“什么是假活人啊?”

布道怒视他说:“赶紧隐去,嘱咐过你了,人间行走不可以泄露身形!”

小水灵吓得赶紧隐去身形,然后嘟囔着说:“那么凶干嘛。我不是有法衣吗?”

布道训斥道:“这是规矩,人间百姓要是总能看见你们这些山精野魅,这人间道不是乱了吗?刚刚你驱动法衣了吗?”小水灵被斥责一通很不开心的在心里嘀咕着什么。

训斥完小水灵,布道对陆云说:“假死人顾名思义就是这个人其实已经死了,但是用别的方法骗过天地大道。让天地大道认为他还活着。其实早就死了,魂魄被人抽走养成厉鬼了。”好像是来不及转换情绪,对陆云解释的几句话也生生的带着些怒意。

陆云没见过布道生气,今天也有点被布道的怒意吓到了。不过听到布道的解释,也被这么诡异事情给吓到了。布道见天色已晚,家家升起了炊烟,左右也没人,索性带着陆云他们打开院门直接走了进来。怕被人发现,关好院门赶紧进了屋子里面去。这是一间不大的草坯房,木头房门已经快烂掉了。他们进来后勉强把屋门关好,这里还属于北方气候,所以家家都是炕而不是床,这点跟陆云的家乡是一样的。屋子里除了有炕外,就是对面的一扇不大木窗。这时光线已经严重不足了,屋里光线更是暗的什么也看不清。布道这时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一截蜡烛。点燃蜡烛后,小小屋子马上亮了起来,陆云和小水灵没见过蜡烛一时间很好奇。布道说:“这是蜡烛,制作材料你们村子没有,你们又是隔绝起来的村子,所以你们老祖没有办法让你们用到蜡烛。就算是在中原地带也不是家家都有的,还是油灯方便使用,就是不如蜡烛可以随身携带。”解释完陆云和小水灵这才恍然大悟。

布道说完用手点了一下窗户,也没有等他们问主动解释说:“设一道障眼法,否则如果有人路过,见到房子里有光,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布道知道陆云与小水灵初次入世所有的事情都没经历过,所以还是有必要多解释一二,让他们尽快了解。

然后看着厚厚灰尘与满屋的蜘蛛网,布道对陆云说:“我刚刚进来时看见有扫帚,你去拿来简单弄一下炕柜上的蜘蛛网与灰尘,打开炕柜翻一翻,看看是否有一个贴着符纸的小人?”

陆云听到吩咐去了厨房把扫帚拿进来,进来时他也看见了扫帚。然后安照布道说的,跳上炕开始打扫炕柜上的灰尘和蜘蛛网。这一打扫弄的灰尘四起,呛得陆云咳嗽连连,布道也拿着浮尘驱赶着灰尘。弄的差不多后,陆云打开炕柜的门看见里面有两层隔板,隔板上堆满了被褥。陆云刚要翻就听布道真人说:“先别动,你转过身来。”陆云听到后放下刚要翻动的手转过身来,只见布道伸出掐好剑指在他眼前抹了一下然后说:“这里面有人施了法术,也是障眼法。我先不破掉,因为破掉后马上那人就会知道,会有麻烦,现在不能惊动他。我给你眼睛施了法,现在你能看见柜子里真实的一切了,快点找吧!”

陆云这回没再迟疑,赶紧翻找起来,这里的灰尘更大还避无可避,陆云只好边咳嗽边忍着。最后在下面一层的角落里找到一个小木匣。他把木匣拿出来递给布道,然后跳下炕大口喘着气。布道拿到木匣后,轻轻的抽掉上面的盖子,只见里面有一个小草人,上面贴着一张符纸。符与小草人被献血侵透了,现在已经变成黑红色的了。布道把他放在炕上,叫陆云与小水灵过来看。然后说:“我给你们说一下,这个东西的制作方法和破解方法,要记好。”陆云与小水灵点头说“好!”

布道说:“这种方法比较残忍,他首先要知道这个人的生辰八字,写在符纸上。然后扎好草人或者布偶,把写好的符纸贴上。再取几缕受害者的头发和指甲放在草人上。这些都准备好了,要取出受害者的心头血淋在草人上。而在这同时受害者也必须死透,基本上是一刀扎进心脏飞溅出来的血也会正好染在草人与符纸上。与此同时,那边生人魂魄也被拘走。这样做天地间还会有受害者的阳气在,也就是说认为他还活着,几乎是天衣无缝的瞒过天地。只有修为很高的道家修行者,实地找寻才能辨别发现。”

陆云很震惊这种残忍的方法到底是何人所创,于是他问:“是什么人这么残忍?”

布道说:“是方天教的手法,但是不是方天教所为现在还不好说!这需要一个大修行者才能施展这个法术,最难的是杀人与拘魂同步在那一瞬间。修行境界不低于腾云境二层天境界,金丹结成并很稳固了。而且也有能力操控和训练厉鬼。这种人已经很难对付了。”

陆云又问道:“方天教是什么教派啊?也是道家的吗?”

布道现在只要不毁坏这个草人就不会惊动那个人,所以也有时间跟他们两个解释。所以有问必答的接着说:“算是道家衍化出去的教派,他们的祖师比我要高一辈分,我跟你说过我们道家分支有一支是在岐华山修行,也就是岐华派。这个方天派的祖师当年是岐华派的弟子天分极高,修行时他发现除了日月精华外与其相反的天地间的阴煞之气更为霸道也可以被人体炼化。如果有适当的方法修炼,比道家的正常法门修行速度要快很多,而且法术也强大很多。基本是同境竞技时要有高一层天的实力。后来在一次山门竞技中打败了所有同门师兄弟,被掌门天华真人看出端倪,准备废其修炼根本打成凡人驱逐山门。但不幸的是,岐华派的掌律堂主一个晖阳境二层天的大修士,竟然没留下他一个腾云境二层天的修士。但是据说虽然死里逃生也跌落境界到了琴心境一层天的境界,这个修道天才基本上两百多年的修行是白费了。岐华派之后修文通告天下,所有修行门派注意这个人和他的邪门修行之术。并邀请天下人共同诛之。而后来的两百多年的时间里,方天竟然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已经是三百年后的事情了。他自创了方天教,秘密招徒壮大势力,他的徒子徒孙有山精野怪,有作奸犯恶之流,更有儒家读书人,他真是有类无教了。被正道修行人发现后,曾组织一次较大规模的围剿,但是收效甚微。岐华派掌律堂堂主这时已经是晖阳境三层天的境界了,没想到跟此时方天竟然打成了平手胜负不分。从那以后正派再未有过大规模的围剿。他们的方天教也算生存下来。他们在明面上也并无做出让人神共愤的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正派也不主动招惹徒增是非。可是,慢慢才发现这个方天竟然发明了很多瞒天过海的奇门术法神通,私下做起事来毫无人性。虽不多做但只要做一件就是一件大事。可当正派发现这些时已经又过了两百多年。就在一百年前,正派联合又进行了一次围剿,这次围剿异常惨烈,几百年的发展使得方天教实力异常的强大。另外修行法门特异,同境拼杀根本胜不了人家,有种被压一层天的感觉,白白死伤了很多正道修士。最后出动都是各大派的护法、护派长老级别的人物,才勉强反败为胜。最后,方天被合力击杀,正道这边跟方天一直有恩怨纠缠的岐华派掌律堂堂主也道消命陨。其他门派损失也极为惨烈,还好方天派也算是被剿灭了。但从今天看,余孽仍存啊!这是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啊!”

布道长长的讲了一段往事,陆云和小水灵才基本听明白了这方天教的今生前世。布道说完这一段沉吟了一会儿接着说:“我不知道现在做这件事的人是谁?但今晚可以见上一见,一会儿我们带着这个草人离开这里,到外面远点没有人的地方,然后就烧了它。我估计这个一烧那人即便是在千里之外也会赶来。”

陆云听到这里问:“为什么啊?”

布道说:“寻仇灭口,我毁了这个草人。这个假活人的事情就蛮不住了,如果那魂魄不主动归阴。不久地府就会有人出来缉拿,他们就算法术通天也不敢公然与地府对抗,这个魂魄必然会交给地府处置。那么他辛辛苦苦算计一场就算白忙了,这个仇他要报。如果是方天教最主要的是要灭口,他们百年来隐匿不出,估计现在也不想让世人知道他们还存在,所以出来想要灭口更为重要。”

陆云听了这么多有一事始终想不明白,他问道:“我始终不明白,他自己为什么不虽身携带这个木匣啊?放在身上不是更安全?”

布道真人又耐心的解释说:“如果是方天教,他们修炼所需要的环境一般为阴煞之地。这草人这点骗过天地的假阳气,跟他在一起用不了多久就会消耗殆尽。那时就会前功尽弃,他找的这个人一直很孤僻,没有亲人。弄死他也不会有人找,另外这村子所在的地方还是很偏僻的。一般修行者不会来,我这次要不是为了带着你出村前行,误打误撞真是不会发现。我就算御空路过这个上空,也是发现不了下方人气兴旺的地方有一人是假活人,区别太细微了。就算从门前过,没有达到腾云境的修为也是觉察不到。”

陆云明白了但是又追问到:“那到底有什么细微差别呢?”

布道继续解释说:“这里的阳气没波动,活人阳气是有微妙的波动的,这里的没有。”

陆云似乎明白了,但是还是有一处糊涂,他继续问:“那么难察觉吗?”

布道笑呵呵的问陆云:“我问你,你从门前过时是否知道里面有活人的阳气?”

陆云似乎突然明白了,自己连活人阳气都感受不到,也就是说能修行到感受到活人阳气就不易了。从阳气中再去感知阳气微妙波动就更需要道行了。所以陆云随口答道:“我不能。”

最新小说: 偃甲术修仙记 鬼司 退圈后带着环保系统回家种地 女配改修无情道 逍遥无间 俏美总裁赖上我 我渣了狐狸精魔尊 真千金是通关大佬 洪荒之人族血史 咸鱼不想打打杀杀[穿书]